放眼看地球:非洲加納——被社會疏離的聾人

發佈於 2018-06-23

在大洋彼岸的加納國土上擁有不少聾人公民,但他們幾乎與社會嚴重脫節。 1957年,一位名叫Andrew Forster 的非裔美國傳教士來到了加納,他曾經改變了當地聾人的命運,興建了一座聾人學校,讓手語加入加納的教育系統裡。但六十年過去,加納的教育有了很大的進步,但聾人卻仍然維持當年的社會地位。

加納聾人無法與鄰居、親戚甚至父母溝通,聾人與健聽之間的溝通出現很大障礙,因為並沒有資金可以購買助聽器、進行語言訓練,所以多數聾人只會使用手語,但手語翻譯員的數量十分有限,以致許多加納聾人都無法參與社會活動。接近百分之八十的加納聾人生活在低收入社群,因為社會根深蒂固的偏見令多數聾人難以找到一份穩定持久的工作維持生計。

Atah 是加納聾人學校的導師,一直堅持著為當地聾人倡議平等權益,更提倡手語需要被普及和手語翻譯的增加,希望終有一天,加納聾人與當地社會之間的溝通鴻溝能被填平,可以真正、全面地融入社會。

參考資料:https://www.aljazeera.com/indepth/features/ghana-deaf-live-isolation-180617180707102.html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