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見的是陌生人的聲音

未命名-3

在沒有視像通話和FaceTime、Skype、WeChat、WhatsApp等等通話軟件之前,與聾人父母分隔兩地的Lauren Fitzpatrick,只能依靠電話傳譯人員與她的父母溝通聯絡。Laruen 的父母無法聽電話及用口語溝通,因此只能將對女兒的思念一字一句飽含真情切意地輸入至傳譯機中,再經由傳譯員口述給Lauren,但Lauren能聽到的只有一把陌生人的聲音,在電話中訴說她家裡的長短。Laruen想念父母,卻沒法通過電話去緩解思念,只因電話那頭是一個陌生的傳譯員。時代發展很快,科技的進步讓人意想不到,很多值得懷念的事物都被改變得面目全非,但Laruen 很感激科技的改變,視像通話的出現,讓她今天即使搬到大洋的彼岸,父母仍好像在她身邊,因為她知道每次電話那頭一定是他們,更可以看見他們揮動雙手,表達重逢的激動。

Laruen 的完整故事:https://www.bostonglobe.com/magazine/2018/05/18/before-video-chat-calling-deaf-parents-meant-talking-through-stranger/ZcGMl33IzMUZbLSMw0LA0O/story.html

<<上一頁